搜索

[五 毛] 归途

[复制链接]
查看: 98|回复: 0
发表于 2022-2-14 00:3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您好,我可以坐这里吗?”转了一大圈,终于在候车室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个座位,看样子,座位上的人才刚刚离开,不然不会轮到他。
“没人坐的”旁边一个六十来岁,穿着满是泥点军大衣,脸有些黑,褶皱非常明显的老者看了我一眼,这样说。
我说了声谢谢,就赶紧坐了上去,将行李箱放在脚前,看了下手机,现在是十九点十分,离开车还有将近两个小时,可以提前休息会。
每次过年回家,登车都是一件费劲的事,我戴上耳机,将手机上的故事频道打开,准备闭目养神一会。突然一股熟悉的味道时隐时现地钻进鼻孔,我意识到,旁边这位老者多半是在工地上打工的,那件不太新的军大衣脖领处露出的廉价棉袄,和那双二三十块钱就能买到的深蓝色运动棉鞋,以及旁边放着的两只漆桶和一个鼓鼓囊囊的麻皮袋子,就是最好的佐证。
我再次观察,老者头发似乎刚被剃过,即便候车室光线不太好,泛着青光的发茬子也格外显眼,胡子不长,已经白了八九成,腮帮子更明显,似乎没怎么认真打理过。我故意武装上人畜无害的迷人微笑,却发现老者也正在盯着我看,这让我感觉有些异样,难道我“南天门”忘了关,还是脸上有花,顾不上这些,急忙向老者点头致意,没话找话的问“大叔,您这是去哪?”
“江北”
“江北好啊,人杰地灵的地方”
“是啊,小伙子也是江北人”
“不是,不过离得不远,搭界”
老者似乎不太有兴趣闲聊,他将头扭过去,看向自己的行李,默不作声了,。
两个小时说快也快,提灯小厮的[color=rgb(68, 68, 68) !important]鬼故事刚播完了六七节,就听到了候车室里扩音器催促乘客检票的声音。等待xxx次列车的通道立刻就热闹了起来,队伍一下子就自发组织起来,我大概在队伍的中间位置,由于过年回家,大家带的行李比较多,检票也颇为缓慢,队伍缓缓朝前蠕动,在我正前方的正是刚刚坐我旁边的老者,他背着一个帆布大包,肩上扛着一个麻皮袋子,另一只手还提着两个漆桶,听两只桶碰撞的声音,可以断定里面也是放了东西的。这两只桶也许不只是为了装东西,很可能是带上火车上当凳子用的,在城市打工,逢年过节回家车票难买再正常不过了,带个桶当凳子似乎要比马扎舒服得多。
很快,检票结束,我也找到了自己的目标车厢,下了站台着实走了很长一段路,令我惊讶的是,老者竟跟我一个车厢,一路上虽未再有沟通,但老者的气力让我佩服不已。从下站台到车厢少说也得有二百多米,老者竟丝毫不显累。
这是一个卧铺车厢,我的铺位是32号,是个上铺,此时两个下铺一个中铺已经有人,打了招呼,将行李箱在下铺底下放好,便将随身书包扔到上铺,爬了上去。由于是始发站,检票时间较早,等了大概10多分钟,乘客才陆陆续续到齐。更令我惊讶的是,我对面的中铺,正是在候车室遇到的那位老者。他将行李放好就躺下了。下铺似乎是一对年轻的夫妇,女的穿着一件红色普通的羽绒服,马尾辫束在脑后,似乎不怎么注意保养皮肤,脸上有明显的风餐露宿的痕迹,一对杏眼却显得有些精明,男人是个白领打扮,左手戴着看不清品牌的机械手表,衬衫配羊毛衫,外面是黑色波司登羽绒服,打理精致的三七分烫发和金属边眼镜,都证明了这是个典型的白领,两人大概三十五六岁年纪,女人抱着一个小孩坐在卧铺边上,有三四岁的样子,孩子已经睡着,在女人的怀里安静的睡着,男人偶尔会帮着整理一下裹着孩子的小被子,将孩子的小手往里面掖一下。
我的下铺是一个年轻的女孩,二十来岁,165左右身高,淡紫色的齐肩发,头上上带着一只今年流行的黄色丝质棉帽,长款乳白色羽绒服里包裹着的是黑色皮夹克和包臀紧身牛仔裤,皮肤很白,隔着好几米就能闻到不知是体香还是香水的迷人味道,她带了一个轻便的双肩包,照我看来,这应该是个富二代,气质里透露出是个做事干练的人,想不通怎么会选择坐这种普通的卧铺。
我的对面上铺是一位胖胖的四十多岁商人,估身高有一米八左右,穿褐色西服打金黄色红边领带,最显眼的是暴发特有的啤酒肚,皮带一不小心就会撑爆的那种,头发打了发蜡,在任何光线下都能灼灼生辉的大背头。
商人费了不小的劲儿才爬上去,上去后,他先把那个有些年头的黑皮包放在了枕头下,然后拿出手机,一边看一边喘着粗气。我想可能是因为下铺中铺,除了有孩子和老人的缘故,商人没有找到交换铺位的理由。
又过了十来分钟,21点20分,车缓缓的开动了,下铺偶尔会传来交谈的声音,是方言,听不清楚,中铺的老者似乎是睡着了,未盖被子,用被子垫高了枕头,一条腿放平另一条腿蜷着,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年轻的女孩仍在玩手机,不知在跟什么人起劲的打字聊天,一阵阵的诱人味道从下面蒸腾上来,搞得我有些不自在。对面的商人此时已经不再看手机,两只胳膊抱在胸前,面朝里侧躺着。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
我闲着没事,平时习惯了熬夜,这个时间丝毫没有困意,瞎寻思这些人可能会去哪里?是做什么的?排除了一些因疫情不停车的小站,加上大家都选择了卧铺,行程都不会太近,而我则是要在江北换车,然后转车到西库站。
晚上十点,车厢准时熄了主灯,乘务员换了票卡,挨个通知锁好卧铺的隔间。
我没有睡意,刷了一会小视频,流量消耗的太快,又换成了爽文小说,看着主人公一次次扮猪吃虎,一次次出人意料的突破,兴奋的更不想睡了,想想平时也难得有这样“不得不”看小说的愉快时间。
列车摩擦铁轨的声音很轻,但很清晰,瞅一眼车窗外,寒夜里的灯光一个个飞速远去,突然就有了旅行的快感,是那种自由的,轻松的心境,让人很是舒服。
12点10分,我在老者和商人的鼾声狂荒乱炸中醒来,也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按我睡觉的习惯,这么轻易被吵醒,应该是刚刚睡着不久,遇到这种事只能自己认倒霉,也没办法说别人什么。
睡意突然又没了,希望能搞出点响动,让这两位胡噜界大神能听到然后有所节制。我去了趟厕所,顺路在车厢连接处抽了支烟,前后大概10分钟。回到卧铺时,鼾声依旧,似乎穿透力比刚才有所收敛。我往上铺爬,尽量轻一些,少制造噪音,越是谨慎越是容易出错,脚滑了一下,差点掉下来,幸好手抓得紧,眼睛往下看时,下铺的男子翻了一下身子,他枕头边的挎包分明张开着,我心想,这人真不小心,但也没敢去提醒,万一人家丢了东西,很难说得清楚。
我快速爬到上铺躺好,深呼吸三次,平复了一下心情,我又拿出手机插上边上的车载电源,准备再刷会小视频,头脑里忽然有些异样,感觉有些不对,我仔细听了一会,发现了异样的原因,是那位老者的鼾声、我偷笑,寻思这老头真有意思,竟然在装睡,那鼾声与之前完全不同,明显不自然很多,这种刻意的鼾声我是一下子就能听出来的。
上高中时住通铺,晚上总有人丢东西,刚开始以为是有人进入宿舍来偷的,后来我故意在宿舍门口做了记号,证明了贼来自宿舍内部,于是我连续好几个晚上装睡,专门听鼾声,最后终于发现了内贼,也是在那个时候,我总结出了一套分辨是否真正打鼾的技巧,根据打鼾的长短,开头和结束的处理,节奏以及一些其他配合的声音动作等。
这老头绝对是装睡,此时下铺的姑娘翻了个身,我看到她的手机亮了一下,反光在对面老者的墙壁上,猜想应该是醒了在看时间。又过了一个小时,到了平时的睡觉时间点,有些开始犯困,但心里总是感觉还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不是假装的鼾声,也不是女孩。对面的胖子商人睡得最香。
我决定放弃寻找了,我要睡觉,管他有什么不对呢,列车颇有节奏的咔哒声中,在即将到达第二次停站之前,我终于睡着了。
凌晨三点半,睡梦被一阵“嘎吱…”声猛然惊醒,醒来第一意识不是寻找声音的源头,而是强迫自己证明刚才做的梦是假的。我做了个可怕的梦,被胖商人下床的声音挽救了,胖商人去了厕所,这是个精明的商人,上厕所还不忘带上那个黑提包。梦境给我带来的惊吓还没有完全消失,我下意识的朝下铺看去,因为我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是那个孩子,我十分确认,那个孩子自从9点10分我上车以来,从未醒来过,也未曾哭闹。这很奇怪,一般孩子总会哭闹,饿了或者便便。梦境中,我看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孩子,他被裹在一个小红花被子中,一个人孤零零的被放在卧铺上,我去将孩子翻过来时,看到了一张胖乎乎成人的苍白的脸,他在笑,笑的我毛骨悚然,就在那时,被胖子商人惊醒,很庆幸,不然我可能会被吓得吼叫出来,闹个大笑话。
这孩子是怎么回事,我想找个理由说服自己,但我失败了,不过这也不关我什么事。
五点四十,我又被喇叭中乘务员的声音吵醒,再有半个小时,列车就要抵达江北站了,乘务员提醒下车的乘客准备好卧铺卡卡换票,又提示大家,由于大雪封路,列车要在江北站等待前方道路清理积雪,列车启动时间等待通知。车厢里立刻有些喧闹起来,平时爱起五经的人们,此时已经差不多都起床了,下车的人也开始准备换票、洗漱、整理行李。抱怨声、污言秽语时不时地夹杂其中。
“@##¥¥%……&&*&”,下铺的男人突然大声急迫的说了一串谁也听不懂的方言,大家都莫名其妙,此时小隔间六个铺都已经醒来了。大家齐头看向老者下铺的男子,男子站在铺边上,叽里咕噜的对着大家说,小姑娘比较机灵,提示男人大家听不懂方言,让他说普通话,男人的普通话很差,但大家听明白了,男人说他的包被人翻了,他跟老婆的身份证,卧铺卡,钱包都丢了,这些东西之前都是放在枕边的包里,昨晚睡前还好好的。
我突然想起来昨晚上床时看到的那一幕,那个包是打开着的,而此时,令我心里更为不安的是那个还未睡醒的孩子。我看到了下铺边上桌子上的奶瓶,似乎跟昨晚的位置不同,应该昨晚是给孩子喂过奶,但我却未见到孩子醒来,也没听到任何响动。
“您再好好找找,这里就我们六个大人,刚起来时,门是插着的”老者提醒男人。
“是呀,我们谁都没出去呢?”我也好心地提醒。
上铺的胖子则是一脸幸灾乐祸,抱着自己的黑皮包没有说话。
女孩在铺上坐着,有些高冷,似乎是没能帮到男人,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她看了一眼众人,说道:“您还是再好好找找,大家也都帮着找找”。一番手忙脚乱后,依旧没有任何发现。男人和女人有些慌张起来,女人急地想哭,她将孩子放好,也开始在携带的每个包里翻找。依旧没能找到,男人和女人的手机拨打后也都是关机状态,最终在女孩的帮助下,用女孩的手机报了警。
此时,我注意到老者的眼神有些恍惚,从男人说丢东西那一刻起,我就一直盯着老者,原因是昨晚的假鼾声,我认为这里面一定有问题。现在看到老者的眼神,我认定偷东西的人多半就是他了,况且在这里,老者生活条件最差,虽然我内心深处对于自己看人的想法有些不耻。
乘警联合驻站派出所来了三名警察,进行了初步了解,没人承认是自己偷了东西。警察又检查了昨晚的车厢录像,可以确定没有人进入过这个隔间。于是,除了男人和女人,其他人都成了嫌疑对象,我心想这人也真够狠的,偷走了钱和手机,连身份证也给偷走,连补票的机会都没了,可以说是将男人和女人逼到了不得不报警求助的地步。
我们一行人以及车厢的乘务员,被带到了车站警卫室,我心想要坏事,遇到这种意外,而转车只有30分钟时间,八成是要泡汤了。见其他人都不怎么着急,心想他们不是到了终点,就是要继续前行了。
警察的调查方式很传统,了解了大致情况后,先是对大家进行了集体恐吓式询问,无果。然后又安排单独询问,我想,只要现场搜查,应该很快就能找到赃物,何必这么麻烦,我看不明白警察查案子的门道。为了不错过换车时间,提议搜查行李,被一个中年警察瞪了一眼,我也就老实了,只能认命。
询问到我时,我只能交代了自己的所见,但没有提老者假睡的事情,那些话有些耸人听闻,也够不上证据,说了肯定也没用,没准还会对警察查案造成误导。不过我倒是把对那个孩子的担心跟警察做了下汇报,平时看警匪片儿多,我是怀疑那个孩子与两个大人之间的关系,于是….。
我的嫌疑没有被排除,还得继续配合下一轮审查。
不过,很快就有了转机,一轮审查过后,警察显然是将目标锁定在了老者身上,可能是在询问过程中,有人对警察说了什么吧。
老者的行李被翻了个遍,帆布包、麻皮袋子、两只水桶,都被翻了个底朝天,除了一些衣服被子,过年给孩子带的小礼物,锅碗瓢盆,鞋袜,还有一打人民币,没有其他任何可疑的东西,人民币也被证实是老人打工所得,并非偷的。
警察认为下铺姑娘说了谎话,便将嫌疑转移到了她身上,下铺姑娘的行李比较简单,除了旅行常用的东西,并没有其他发现,第三个要搜查的是商人的行李,搜查的过程中,我看到警卫室外又来了几辆警车,貌似还有刑警,我们纳闷,刑警不是应该出现在大案要案中吗?这种小偷小摸的事情,竟然惊动了刑警,真事怪事儿。
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在最不可能被怀疑的胖子商人行李箱里,年轻夫妇丢失的东西被找到了。而此时,胖子商人更是一脸愕然,百般解释也解释不清了。而我很确认,胖子老板昨晚只下床一次,凭他那身板,下床的声音,绝对会把我吵醒的,于是我断定这件事与胖子无关。可能是又有人做了手脚。
胖子被警察带走了,更神奇的是胖子刚被带走,就有几个武警冲了进来,将年轻夫妇按住,戴上了手铐。
“我靠,难道真的是人贩子,这也太巧了吧”我心想。
我,年轻女孩,老者的嫌疑都被洗清了,可是我的l列车却错过了。没办法,只能赶早八点的大巴,火车票肯定是买不到了。xxx卧铺列车还没有确切的出发时间,看了新闻,前方有几十公里铁路被大雪封了,铁道工作人员正在紧急清障,只能等了。
经过这件事,我跟年轻女孩的关系变得熟络了很多,她自我介绍叫覃青,在京城工作,负责大工程项目验收工作,是一份清闲但收入不菲的工作,想想也没什么嫉妒的,谁让人是华清大学毕业呢。呵,华清大学,怪不得这么有气质。
一个是年轻的刚步入社会不久的漂亮大学生,一个是质朴的农民工梁大叔,我主动邀请了两位去搓一顿,两人也欣然答应,在车站附近找了家在全国遍地开花的山西面馆吃面,之所以选这个,主要是省钱,省事,耐吃,而且还有我最喜欢的油泼辣子刀削面。三人分别点了自己喜欢吃的,我负责付账。
这期间我心里一直有个疙瘩,男人被偷的东西怎么会在胖子商人的包里,梁大叔怎么这么容易就洗清了嫌疑?最终我得出了半个结论,应该是因为大叔跟我一样,发现了男人和女人的不同寻常,判断出可能是人贩子才出此下计,偷东西引起警察的注意。
吃完饭散伙时,我拉住梁大叔,私下里偷偷问了他,偷东西的事,他也一脸疑惑的表示不知道怎么回事,东西确实是他拿的,但他想不通为何会在胖子商人的行李中发现。
上午8点钟,我坐上了回县城的大巴,又是将近三个小时的车程,没辙,能睡得着最好,不然只能通过读小说解闷儿了。上车我就睡了,昨晚实在是没睡好,两个小时后,到了一处休息站,大家放放水,加加餐。而我直接在车上等,自己带着吃食呢,没必要在休息区高消费。
我悠闲的打量着车站的人来人往,不经意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不是覃青还是谁,我有些激动的拉开车窗玻璃大喊了几声,却未见覃青回头,料想他是没听见,下车追已经来不及了,索性先吃东西,或许一趟车也没说不定,之前刚上车就睡着了,也没注意车里的乘客。
半个小时后,乘客都回到了车上,我仔细观察了一番,心里还是有些期待的。果然,最后排有一个位子是空的,售票员询问乘客是否都上车,我提醒了售票员,后面有个空位,在我看来,那应该就是覃青的位子,因为这个时间点,从火车站出发到此的只有这一辆车。
谁知我却被售票员阿姨给怼了,因为那个位置本来就是空的,其他乘客却说当时确实有个穿乳白色羽绒服的姑娘坐在这里,售票员有仔细查了票,确认没有,售票员阿姨白了我一眼,司机就开了车。
车刚开出休息区几公里,被一辆突然追上来的警车给截住了去路,我想,这又是出了什么事情,这一路上的怪事也太多了点吧。谁知,警察上车后,跟司机交流了几句,往里面打量,看样子是在找人,然后,竟然径直朝我的座位走过来。
“你叫杨东”
“是的,找我有事”
“有几句话向你咨询,请你配合”
“可我要回家的,要是再错过这辆车,打不到车的”
我心里有些紧张,明知自己没有做过什么?看到警察一本正经地询问,还是有些莫名紧张。
“别担心,就耽误你几分钟,下车说”
“那好吧”
跟着警察下了车,又往前走了十几米,钻进另外一辆警车里,警察才问道:"跟你同一个车厢里是否有一个60来岁的老人”,说着拿出一张照片给我看,我一看,这不就是梁大叔吗。
我点头承认。
那你可知道,他的去向,我简单说了我们吃完饭分手的事情。也告知了警察,梁大叔就是在江东下的车,应该就是本地人。我们吃饭时,根据当地人说话的口音,我判断梁大叔应该是本地人。
“还有个女孩?”
“是的,有个女孩,她叫覃青”
“覃青”几位警察诧异地相互对了一下眼神。
“你确认她叫覃青”
“是的,她是这么跟我说的,我又没看人家身份证”
说着,警察又拿出一张穿着黄色长裙的女孩照片,我一眼辨认出,正是覃青。
不过令我万分不解的是,我说出车厢隔间里的情况时,警察却跟我反复确认我的下铺是否真有其人。
听他们的意思,那张卧铺应该是空着的。
“那你知道覃青的去向?”
我说了在休息站的所见,几分钟后得到车站的回复,监控录像在那个时间点,并没有发现这样一个女孩在车站出现。
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深刻怀疑自己中邪了,可是我又没走什么霉运,就把一路上这些不平事归结为中邪的后果吧。
临走时,警察告诉我,随时开机,他们可能还会联系我。
半个月后,我接到一个莫名的电话,那时我已经过完年回到了京城,打来电话的人竟然是梁大叔,他很高兴的说要见见我,他也回到京城了,在平昌区去给一个大型在建商场工地看大门。
他说要感谢我,是我帮着他完成了一个大心事,原来几个月前,他在业余时间拾荒时,看到了一个女孩被人从楼上推了下来,出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他从未对人提过这件事。但就在十几天前,他被警察找上了,出于正义感,他还是将当时看到的一切告诉了警察,并愿意出庭作证,由于这个突破口,京城重案组一举破获了年度一个悬而未解的大案。
梁大叔很开心,他心里的疙瘩解开了,而我也大致梳理通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虽然我还没能搞清楚,覃青为何会出现在我眼前,为何我请覃青和梁大叔一块吃的面,梁大叔却只记得是跟我一块,对覃青没有丝毫印象。更为神奇的是,梁大叔跟警察交代了男人的东西是她拿的,警察反而不觉得意外,而是告知梁大叔,抓走胖子商人并不是因为偷东西,而是胖子本就是被通缉了好几年的经济犯,胖子几年前合伙搞房地产,骗了银行几千万,也坑苦了几十位农民工,逮住他只是个意外。
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我与梁大叔心中的不解也许会变成永久的谜,但我总是有种感觉,也许会在以后的某一天,再次与那个神秘的女孩偶遇...
忘了跟您说,那个案件中被害的的女孩也叫覃青。
全文完!
原作者:提灯小厮
公众号:提灯小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01-2013:二十四节气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禁止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言论!

Powered by discuz!X3.4|备案信息:备案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