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五 毛] 直播(2)

[复制链接]
查看: 130|回复: 0
发表于 2022-1-8 17:4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因有点口干舌燥,苗东东准备打开灯,喝点温水继续睡,可是,正当他的手要触摸到开关时,手机突然又响了起来。

“嗯?”苗东东赶忙拿起了手机,此时手机中却播放出一首奇怪的儿歌,声音很小,然而此时并没有手机打过来。

“天上的星星眨呀眨/路边有一个布娃娃/布娃娃,布娃娃/你为什么不回家/是不是你没有家/没有爸爸和妈妈/布娃娃,不要伤心不要怕/让我借给你一半妈妈/和你共同拥有一个家/让我借你一半爸爸/和你共同拥有一个家。”仔细一听这声音,竟然是那首童谣《布娃娃》。

“我什么时候设置这样的铃声了,大半夜怪瘆人的”于是他便想找出这个音乐文件,欲将其删掉,但是查遍了手机的所有文件存储,死活也找不到音乐文件。
“真是怪了,竟然找不到”心里纳闷的苗东东就要继续打开灯,他的手向开关摸去。
“卡塔”开关的声音响过之后,灯竟然没有亮。
“嗯,跳闸了?”苗东东,心里纳闷,在这里住了一年多了,还从来没出现过跳闸断电的情况,他转过身准备出门查看一下。

就当他转过头的时候,突然,一道白光从后面的窗户后一闪而过。要知道这可是八楼。一阵淡淡的声音引起了苗东东的注意,他朝着窗台走去,轻轻地打开窗户,趁着夜光,看到外面并没什么异常,当他准备关窗的时候,突然一只大白猫从下面空调机上一跃而起,猫脸直接贴在了窗户的玻璃上,苗东东原本有些恐惧的心,再也绷不住了,嗷唠一嗓子,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我靠,死猫,吓死爹了!”苗东东一边用手捂着咚咚咚的心脏,一边看着月光下看不太清楚的猫脸。情绪稳定下来后,便要开门去查看电闸。突然,他看到门旁边的窗户上出现了一张惨白的脸,两只眼睛空洞着,直勾勾的盯着他。

“鬼呀…...”苗东东这次真的是崩溃了,吓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不敢再抬头看。

这时,门忽然被推开了。
“你浪叫个啥,七哥”推门进来的是杨承,咔哒一下,灯竟然也亮了。
“老八,你看窗户上是什么?”苗东东惊恐的朝着窗户瞄去,那张惨白的脸还在。
“看你胆子小的,那是你弟妹,敷面膜呢,进来吧萧萧”杨承冲着门外喊了一声。
像往常一样,林萧萧穿着高跟鞋走了进来,站在杨承的背后向里面瞅。
“这都几点了,你们还不睡,吓死人了”苗东东冲着小两口,有点气愤的说道。
“就是嘛,萧萧说明天可能很忙,非要把明天的美容今天晚上做了,我也劝不住,你知道的”。
“老八,刚才你在客厅,没停电么?”
“没有啊,我一直在客厅啊,琢磨明天的事情呢”
“真是怪了...”
“什么怪了?”
“额,没事没事,明天再说吧”

等两人回了主卧室,苗东东正准备倒头继续睡觉的时候,猛的抬起头,向窗户看过去,什么也没有,月亮如同一只神采奕奕的眼球,挂在深邃的夜空中。
“刚才萧萧敷的面膜,是黑色的….”

第二天下午,三人准备好了足够一天的食物,又准备了几个手电筒,还有几台些充满电的手机与充电宝,开上车就出发了。

两个小时车程就出了城区,郊外已经隐约开始出现山地,视野立刻就变得宽阔了,前方是一片绿海,路上车辆却出奇的少,远远望去,道路两旁全都是各种果树,正前方山的轮廓,天空,和公路完美的分成了上中下三层,格外的养眼,舒服。

“乱坟岗就在那片山脚下,听说许多年前,政府高价租用了那片土地,这件事在当时还引起了轰动”
“轰动,这有什么值得轰动的”
“还不是因为房价,当时政府高价租用土地,当地百姓以为政府要在此地搞什么开发,还传出要要在此地通地铁,距离那片山脚不远的村庄,不明就里的盖了好多公寓准备出租”。
“后来呢?”
“后来好像没啥动静了,倒是引来了不少盗墓贼”
“难道政府回收是为了考古”
“也不是,你猜”
“别卖官司”
“好吧,说了你可别怕,听说是因为那片地方闹鬼”
“闹鬼”
“是的,我也是翻墙从国外网站查到的,据说当时有个当官的来这里视察,莫名其妙的摔死了,按说在山里摔死一个人,也算不得什么奇怪的事情,问题就出在,后面又有一个当官的在同样的地方心脏病突发,死掉了,人们回忆起前几年附近村庄的几起无头公案,后来传出来此地闹鬼,到现在也没个公论”
“原来是这样,这可真有点邪乎”苗东东一边开车,一边听杨承说,林萧萧则是听着音乐欣赏车外的风景。

车又往前开了半个小时,从主路下来,经过一段平坦的辅路,在后面就变的不便前行了,前面是一段拆迁后遗留下来的道路,看样子已经很多年没人走过了,路上到处是拆迁剩下来的残砖、水泥块,被雨水冲刷留下来的泥土痕迹,道路两旁隐约还可以看到地基上的残留的矮墙,有一些地方还露出来了没有被杂草完全占据的地板砖。

“这里距离有人住的村庄可真不近”苗东东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谁说不是呢,这么偏,怪不得没人来”杨承答道。
车又往前开了几百米,前方突然没有路了,车子只能到这里了。经过商量,又将车倒回了刚刚经过的那一片残破村庄位置,为了方便晚上直播的开展,他们放弃了去附近的镇上过夜的想法。随便找了一处房屋残破的地基,将散落在地面上的破砖烂瓦和一些植被清理干净,支起了两个早已经准备好的帐篷。一切安排妥当后,由林萧萧留下来负责看东西,杨承和苗东东开车去了现场查看情况。

车开到前方的路口,将车停在小路的尽头,在前方半人多高的杂草中依稀可以看到曾经的路面,看样子应该是好久没人来过了,两人沿着弯曲的小路向前步行了两公里,终于看到了一片隐藏在杂草丛中的乱坟岗,这一看两人皆是一惊,不远处是一座石山,山上长满了粗壮的松树,这片乱坟岗就在山脚下,残破的墓碑偶尔从杂草中露出一角,上面也爬满了藤状植被,一个个的坟头都被杂草掩盖了,但能够看到明显的轮廓,在乱坟岗与小路之间,有一颗歪歪曲曲的两人合抱的大槐树,格外引人注目,不了解情况的人一定会以为,这树是因为太扭曲了成不了材之故被人留下的。明眼人却是知道,这也许就是前人留下的乱坟岗标记,也有人说这是阴间的门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01-2013:二十四节气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禁止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言论!

Powered by discuz!X3.4|备案信息:备案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