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五 毛] 消失的女孩

[复制链接]
查看: 399|回复: 0
发表于 2021-12-28 11: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不是一个甘于平淡的人,枯燥的农村生活能够把我逼疯。
于是,大自然的神秘现象、曲折离奇的高智商犯罪,盗墓迷城等一些神秘离奇的事件,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事实证明,这些事情我也只能从书中看看,现实生活中,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到。
17岁那年,为了亲身体验一把“盗墓”的刺激感觉,自制了一把洛阳铲,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约了几个伙伴,带上工具,去了村外干涸已久的小河,准备大干一场【不久前那里发现一座青砖古坟】。
不过,行动并不顺利,去往目的地的路上遇到了临村的几个年纪大的坏孩子,对方是喝了酒,耍酒疯,双方打了一架,最后手电被抢走了。
往后的几天,琢磨来琢磨去,认为探索灵异事件又好玩又刺激,也许可行,于是有了新的想法。
从那天起,我最喜欢带上从老爸办公桌抽屉偷来的香烟,找村西头土墙下晒太阳的几个老头套近乎,央求他们讲一些村里流传已久的离奇的灵异事件,每每听到惊险处,都能吓出一身冷汗,心里盘算着,这老头不去说评书可惜了的。
在这些故事中,有一个小故事,令我印象颇为深刻。
那是在80年代,改革开放刚开始,人们生活水平还没有明显的改善,村里好多人穿着上辈人穿剩的绿军装,蓝色的确良裤子,脚踏一双千层底,能穿运动鞋的就算是很有面子了,如果家里再趁辆摩托车,就是村里很靓的仔了。人们普遍生活水平不高,当时村里有一批敢想敢干的人,借着时代的东风,很快就富裕起来了,这些人中有一些却成了不法分子的犯罪目标。
那年头,现在满大街的摄像头还在娘胎了呢,有些案子遇上反侦查能力强的罪犯分子,警察也是束手无策,只能高高挂起,一放就是很多年。
这其中有个绑架案,当时在全国都传得沸沸扬扬,犯罪分子流窜全国作案,手段极其凶残,作案轨迹极其混乱,没有任何规律可寻,短短三年就有十几个孩子被绑架,不管是否收到赎金,最后还都被拐走了。那时候人们法律意识弱,绑匪也很聪明,没有闭着眼乱要赎金,他们会让受害者既能支付得起,又不敢去报警,而且不管是否勒索到钱,必然会在很短的时间内结束一次绑架行动。
其中,有一次案子,受害者付了钱,但没能见到孩子,终于报了案,引起了连锁反应,很多地方的绑架案都暴露了出来。经过初步调查,所有的报案者,竟无一人见到过绑匪的真面目。警方调查查了一年多,因为是流窜作案,无迹可寻,也未能找到有价值的线索。(故事的前提铺垫得有点多,但对当时社会大环境,完全有必要说明一下的。)
那年夏天的尾巴,都快要入秋了,消停了一段时间的绑架&拐卖大案,犯罪分子又有了新的动作,这次被绑架的竟然是我们村里赵贵家的姑娘赵晓娜。
那天,刚满六岁零两个月的赵晓娜,跟着村里几个年龄稍大点的孩子去了村边轿子山山脚下掏鸟,等到天快黑了,几个大点的孩子都回来了,唯独赵晓娜没回来,后来找到那几个小子打了一顿,才弄清楚,原来是他们几个玩得高兴,竟然把跟不上队伍的赵晓娜给忘了,留在了山里。
随后,全村人带上手电,火把去山里寻找,找了半个晚上,附近的山口都找遍了,连个影子也没找到。
第二天,也不知道是哪个大嘴巴,竟然传出赵晓娜可能被鬼给带走了,这事越传越邪门,有些好事儿的、迷信的人们都参与了进来,一传十,十传百,还不到一天整个村子都知道了,同时人们也想起来了几十年前那件事。
自古,就流传村边的这座轿子山不干净,之所以说不干净,是传说这座山闹鬼。
从村口远远看去看去,这座山中间高两头低,中间有些方正轮廓,两头延伸出去有一些小的石林,就像几个大汉抬着一顶大轿子,轿子边上还跟着一些,从远处看像极了侍女随从的小石林。如果这样仅仅还没啥,关键是这顶“轿子”中间裂开了一道30多米宽2000多米深的裂缝,据传这个裂缝是古代的商道,通过两公里的山口,对面是临县的盐碱地。现代交通发达了,人们却不怎么走了。长满杂草的山口,在夜里,像极了一张大嘴,龇牙舔血,将人们的视野引入漆黑的无底深渊。
WX20211228-111641@2x.jpg

据传,几十年前,村里有三个不信邪的小伙子,想去探一探轿子山,安全起见,白天先去山里做了些记号,谁也不知道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去探险的三个小伙子最后只顺利回来了一个,据说是因为胆子小没敢深入,其中一个得了头疼病,常年头疼欲裂,忘记了很多以前的事,进到山里发生的事情更是一点也记不得了。最后一个,后来被村里人发现死在了山口内一公里处,回来的人说是被滚落的石头给砸死的,整理遗容时,很多来帮忙的本家人都见到了那满身踩踏痕迹,所以,后来也有人传是被很多人给踩死的,可是,那个常年都很少人去的山道怎么可能出现很多人,更何况是晚上,这完全说不通。
这件事在村子里争论了很久,有人说是被鬼踩死的,也有人说是被人害死的,警察也去调查过几次,一直没有最终结论,简单的定性为自然灾害引起的砸伤致死,后来草草结案了。由于这件事版本很多,疑点也很多,在茶余饭后成为大家闲聊的谈资,这件事就这么流传下来,后来,大人们怕孩子独自去山里玩遇到什么危险(山里有野猪和狼),有些家长就拿这个故事吓唬孩子。
山路崎岖,六七岁的小孩即便迷路了,也不可能走太远,可是全村人找了很久还是没能找到,此时大家议论纷纷,有人说可能是孩子给轿子鬼带走了,说话的人立刻就会被大伙翻上几个白眼,有人说孩子可能被野兽叼走了,这个猜想倒是有几分可信,虽然村子边上没有野兽,但轿子山深处就说不准了,不过人们更倾向于第三个说法,孩子可能被绑架了。
村里人寻找未果后,赵贵就去报了案,此时的赵贵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在客厅里来回走动等着警察到来。奇怪的是,孩子失踪都大半天了,却一直没收到绑匪的电话。
警察终于到了,一共来了四名警察,一个警长三个警员,还带着一条警犬,四人听了赵贵和乡亲们对事件的介绍,了解到赵贵为人乐善好施,是改革开放以来,村子里首批富起来的人。最近几年暴发户的突然增多,绑架案也成直线上升。
经过初步了解,警方排除了因仇恨作案,初步定性为谋财。安排了一个警员在村子里进行连夜走访,另一个警员陪着赵贵等绑匪电话,警长带了一个警员和那条警犬去了山里。
晚上11点半,随着一声甜蜜蜜音乐响起,赵贵家的固话终于响了,接听后,电话那头传出来的是个中年男人的声音,那声音告诉赵贵,让他准备10万块钱…,正当赵贵想问清楚一下交钱赎人细节时,电话那头突然没有了声音,只有淡淡的粗糙呼吸声,等了五六秒,一阵吱呀吱呀的声音传来,然后又是一串奇怪的笑声传过来,再后来就没有声音了,赵贵急的对电话那头大声质问,可是再也没有声音传过来。
电话里的声音有异常,赵贵和留守的警员立刻呼了警长。
晚上一点来钟,村里来帮忙寻找的老乡基本都都已经从山里回来了,只有警长和一名警员还在山里侦查。
这时,那名去做群众走访的警察突然冲进了屋子里,他得到了一个重要情报,需要迅速向警长报告,在放羊老头张海家里了解到,昨天中午的确有三个陌生的人来过村子附近,看穿着不像是本地人。他带回来的第二个信息,却让在场的人惊出了一身冷汗。
原来,村里的独居老头张海,昨天中午在山里放羊时,见过那三个陌生人,在他放羊的一个山沟附近,有三个人鬼鬼祟祟的,当时他想可能是过路的,在附近山沟里解个手啥的,也没在意。直到后来村里发生绑架案,他也着急忙慌地帮着找人,刚开始没往这里想,等冷静下来,才想起这茬,也因此耽误了不少时间,张老头有点心虚,于是独自一个人带上手电,偷偷摸摸的去了那个山沟附近。
由于今天是14号,大晚上月亮又圆又亮,张老头对这片山地也比较熟悉,过了轿子山通道的中间位置,后半截山道上有个斜坡,爬过斜坡就是一片怪石嶙峋的山沟,这山沟里由于常年少人走,野草却长得很好,是张老头经常来放羊的地方。虽说月光高悬,对这地方又轻车熟路,大晚上来这里,想想那些耳熟能详的恐怖传说,心里还是有些害怕。
张老头进入通道的时候,大多数老乡都已经撤回来了,路上显得很是空旷,夏天的夜晚,山里腾起一层薄雾,虽说不影响视线,还是能营造出一种让人不舒服的氛围。
张老头虽说胆子不小,但也不是莽撞的人,想想白天看到的那三个人,如果真的遇上,张老头自知肯定是弄不过,好在他对这里十分熟悉,就算被发现了,自己藏起来对方也绝对找不到,更何况是晚上。安全起见,张老头不敢走通道的中间,那样太暴露,他关掉手电,顺着左侧的山壁,借着月光往里走,由于通道两旁是山壁,风顺着通道吹过,张老头感觉背后凉飕飕的,总感觉背后有人往他脖梗子里吹凉气,他时不时的往后瞅一眼,确保没有被人盯上,终于到了斜坡,张老头此时已经有些气喘吁吁,毕竟是上了年纪,他一边观察着四周的风吹草动,一边慢慢往斜坡上走,走到最高点的时候,他蹲在了一快平时歇脚的大石头背阴处,仔细的往山沟里观察,此时夜风有变大的趋势,树叶子刮的哗啦啦响,山沟里只有风吹草动的沙沙声,没有任何异常,张老头鼓鼓勇气站起来往白天见到三个人的地方走过去,那是一片长着半米深蒿草的乱石林,张老头一看没人,就哼起了小曲给自己壮胆,然后打开手电往前观察。
突然,张老头听见了一声清晰的敲锣声,吓得他赶紧将手电关掉,蹲在了草丛里,他没敢动,静静地低着头,风吹杂草的声音清晰的落入耳中,沙沙沙,沙沙沙,“哪里来的锣声,难道听错了”张老头一遍一遍的确认自己是否真的听到了声音,他当然倾向于没听到,因为如果真的在山里听到这个声音,那绝对不是好事情。正当他以为自己听错了要站起来的时候,“铛”又一声清脆的锣声传了过来,而且比刚才更加清晰了,这次他听清楚了,声音是从他的背后方向传过来的,而且比上次明显距离他更近了,张老头吓得牙齿有点打颤,他想回头,但是心里却害怕的不行。
不回头也没办法了,他横下心,猛一下就将头扭了过去,这一看不要紧,眼前的一幕差点吓掉他半条命。
只见距离他几十米的地方有几道明显的旗帜和罗伞正在往前移动,除了罗伞和旗子举得比较高,剩下的都被凸起的山丘挡住了,他看不到人,于是他双腿打着颤,爬到斜坡最高处一下子趴到了草丛里,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长约十来米的队伍,前方有人拿着罗伞,有人拿着旗帜,不过他看不清旗帜上的细节,旗帜的后面有四个人抬着一顶深色的轿子,轿子后面还跟着几个人,每个人都是像戏台上一样的古装装扮,轿子上有个小窗户,里面还点着一盏灯,他看到轿子里面坐着两个人,一个十八九岁的富家小姐装扮的人,摇着把小扇子,在女子旁边坐着的竟然是全村人找了一晚上的赵晓娜。
张老头顿时吓得汗毛倒立,一动不敢动,连呼吸都故意放慢了,正当他死盯着那扇轿子上的小窗时发愣时,不知道是否幻觉,他看到赵晓娜笑着朝他所在的地方看了一眼,然后发出了机械一般咯咯咯的笑声,张老头一下子趴进草丛里,不敢再看了,又过了几分钟,他再次慢慢的抬起头,视野之中只有空荡荡的,漂浮着些薄雾的轿子山通道,观察了一下四周,努力的站起来走下了山道,发现通道里真的有几排规整的行进痕迹。可是按刚才的队伍行进速度和出山口的距离推算,那个唱戏的队伍不应该这么快就走出这条通道的。
张老头一个机灵,他相信自己一定是遇到鬼了,可是他不理解赵晓娜怎么会在那个轿子里。
张老头不敢多想,他不顾一切地跑回了村子里,快到村口时,遇到了刚从山里回来不久的赵家人,也来不及说话,上气不接下气的张老头直接就晕倒了,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将张老头扶到了家里,折腾了好几分钟,才把张老头弄醒,弄醒张老头以后,他深深喘了一口气,也顾不上喝水,就把刚刚看到的一切告诉了眼前的人们,正好此时做群访的年轻警察也在,他们听完张老头的话,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年轻的警察更是不信这个斜,不过听到张老头说见过三个嫌疑人,还看到了赵晓娜,这么重要的线索自然要赶紧汇报。
呼机信号发出不到10分钟,警长就回来了。村长聚集了一些赵家家的年轻人,由张老头带路,一起向那个山沟走去。到了轿子山通道处大家并没有发现张老头信誓旦旦说的那些足迹,大家又在山沟里寻找起来,手电、火把,远远望去,就像一夜之间这里出现了一个灯火通明的小镇。
很快,就有了发现,在一片杂草丰茂的洼地,人们发现了一个人为用木棍和杂草搭建的小屋,由于与地面齐平,上面又盖了杂草,显得极为隐蔽。人们都汇聚过来,警长掏出手枪,警惕地往下面喊话,可是,喊了半天一点反应也没有,拿手电往里面一照,才发现里面三个人竟然都睁着眼睛,正直勾勾的看着他,吓得警长往后一个卧倒,就地一滚,滚到了几米开外,其他村民见状也都蹲了下来,半分钟过后仍是一点动静没有,其中一个警员慢慢靠近那个小屋入口,看清那个吓人的表情,基本可以确认,那三个人早就已经死掉了。
大家齐心协力将小屋顶盖掀开,发现里面有三个人和一个裹得极为严实的包裹,老警察并未轻举妄动,他打了报告,大概20分钟,刑警和法医以及救护车都到来了,由于车无法开进来,只能停在了轿子山的通道里。
经过一番忙碌,发现死的那三个人,其中两个中年男人,一个中年女人,死状非常奇怪,据法医和老刑警多年经验判断,三个人应该都是因为惊恐而死,说白了是被吓死的。他们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和中毒迹象也间接佐证了警察的判断。令人意外的是那个包裹中竟然是一个婴儿,被发现时婴儿正在深睡。不过令大家遗憾的是,经过将近两天的忙碌,翻遍了附近所有山头山沟,竟然没有赵晓娜的踪迹,不管是死是活,一个大活人就这么不留痕迹的人间蒸发了。
两个月后,赵贵和妻子仍然难从悲痛中走出来,后来他们听警局的人说,那天晚上解救的那个孩子,向全国发出寻亲公告快两个月了,竟然没人认领,可能要长期待在福利院了。两人一听,就立马起了要收养之心。他们通过警局走了程序,办理了领养证,将孩子接回了家。
老两口原本想着再生一个的,可是他们惊喜地发现这个领养的孩子,像极了他们家的晓娜小时候的样子,也就暂时断了再生的想法,而是把所有心思都投入在了这个孩子的身上。
不久后,公安那边也传来了捷报,困扰全国公安队伍几年的绑架案,终于获得了重大突破,其中,先是三个嫌疑人奇怪地死去,从他们身上搜到了一本儿童交易“小本本”,这个小本本起到了巨大作用,警方通过手机定位,跟踪取证,终于锁定了这个案子上下线所有犯罪嫌疑人,最终将这个无恶不作的犯罪团伙一网打尽了。
这个结局并不完美,那三个人是怎么死的?赵晓娜又去了哪里?也许永远也不会再有答案了。
而令我更感兴趣的是,给我讲故事的老头最后一句话,他说:赵贵家领养的那个姑娘,长到五六岁的时候,样貌跟赵晓娜的样子有九分九的像,我感到十分的好奇,我问老头赵晓娜后来怎么样了,老头说,前几年赵晓娜外出打工,跟外地的一个小伙子谈恋爱,嫁到外地了,而赵晓娜的父母生意做的越来越大,前几年搬进了城里生活。
事情留下个尾巴总让人不爽,于是我想好了,等到了年底,如果赵晓娜一家来村里祭祖,我一定要想想办法接近他们一下,探索一下当年那件事的真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01-2013:二十四节气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禁止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言论!

Powered by discuz!X3.4|备案信息:备案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