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五 毛] 小院

[复制链接]
查看: 633|回复: 1

升级   70%

发表于 2020-10-29 16:32: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年,梁东高考失利,差一分与心仪的大学擦肩而过,伤心之于,又不心甘被调剂到一个不喜欢的学校外加不喜欢的专业。
复读,是和梁东一样遭遇之人的最佳的选择,所失去的是延后一年享受无拘无束的大学时光。但梁东又与这县城里大多毕业生不同,因为梁东读的是私立高中。
成绩出来一周后的一天,梁东从学校拿到成绩单和调剂后的录取通知书,回家时路过县城第一中学时,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砸到梁东头上,县一中门口白纸黑字的写着,今年高考超过480分的学生,到一中复读,全年费用全免。
九月份,梁东如期入学,一件怪异的事情伴随着学业推进展开了。
因为当年一中新生扩招,学生宿舍已经几乎不能满足新生了,再加上又开了四个复读班,宿舍实在不够用了,于是学校将化学实验室旁边一落封闭多年院子改成了复读生宿舍。
县一中有一个跟梁东同村的发小,从他那里了解到一些一中的轶事,据传那个院子已经有十几二十年没有使用了,学校里其他的教室,实验室,甚至是食堂的建筑都做过翻新,唯独这落院子还是原来的样子,那道门像是在院墙上掏出的一个半圆洞,两扇铁门上的绿漆斑驳,大铁锁古朴陈旧,而其他院子却是只有门洞没有铁门的。
据说当年这里也是实验室,因为实验时引起了一场火灾,烧死了一个老师,据说还有个年轻的学生也失踪了,这个院子就被封死了,但传言更多的是院子里闹鬼。虽然谁也没见过,也无从查起,但所有听过这件事情的新老同学,晚上路过这里时,都会绕着走。
院子里有几棵大槐树,即便晚上有路灯,繁枝盛叶像是一把大伞盖,将整个空间霸道的占据,龌龊的收为己有,因此,即便是在白天,这里也会显得昏暗僻静。
入住以后,一间大瓦房里安排了60人的通铺,除了几间房子用作了学生宿舍,在西南方的角落里还有一间小房子,听说是以前用来放杂物的,不过现在却住了一个人,一个70岁左右的老太太,是一名退休的老师,看那与其年龄完全不符的相貌,就能猜到,这老人一定是有故事的人。他佝偻的身体已经接近的九十度, 穿着机器朴素,脸上的冷漠却又让人觉得他不是一个老师,而是一个巫师。她一个人住,退休后一直住在学校安排的宿舍里,不知道为什么原因,两年前,他独自一人住到了这个院子里,将偌大院子打扫的一尘不染。不过,她的存在似乎被人选择性遗忘了。
forum.php
在院子里住了大概一个月,一切正常,那些鬼神之说也就不攻自破了,平时见到老太太,有些同学也会打个招呼,只是那老太太似乎不愿理人,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习惯了。
第一次让梁东感到心里有所波动的是来到这里第二个月的一天,那天晚上,梁东跟朋友逃学去喝酒,回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多,梁东从学校西南角的围墙翻进来,偷偷摸的向宿舍走去,走着走着,突然就想起来宿舍院子闹鬼的事,梁东极力的说服自己那些都是谣言,都是假的,只不过一走到小院附近,梁东就会想起那位佝偻的老太太。
想想她不爱说话,却又用阴翳的眼光看人的情景,梁东忽然感觉有些不寒而栗,明知这个年纪的老太太,不会对自己造成任何威胁,但梁东还是莫名有些害怕,害怕她突然跃起,变成一直袭击自己的老怪物。
走到铁门时,正准备拿钥匙开门,突然听到院子里有响声,吓得梁东一下子缩到了墙根阴暗处,不蹲下还不要紧,这一蹲下,那院子里扫地的声音。忽然变得清晰了。凌晨两点啊,这是谁闲的蛋疼,这个时间打扫卫生。
难道,难道是那个老太太?
梁东有点不敢多想,沙沙沙,声音由远及近,正是朝梁东的方向过来了,梁东吓的几乎都不能呼吸,可是那声音似乎在梁东附近不走了。梁东在想,没可能吧,听说这老太太耳朵也聋呀,而且还隔着院墙,无论如何她也不能知道自己在墙外面吧。
"花花,花花"突然两声沙哑且极其苍老的声音传出来,梁东全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梁东发誓这是梁东第一次听到这么可怕的声音,也是第一次听到老太太的声音。
扑通一声,梁东听到一个声音,落到了墙里的地面上,然后就是一声“喵”叫,梁东扑通扑通的心脏才算是缓和下来。然后梁东二话不说,飞也似的有翻墙逃出了学校,也不知道为什么,梁东想是被赋予了能量,翻墙的动作比以往利索了不知多少倍,一口气跑到网吧也不觉得累,只是网吧里, 除了一个前台一个浓妆艳抹收银小姐在那抽着烟外,似乎今天人格外的少,只有两三个女孩坐在梁东前方几排的位置,背对着梁东在网络聊天,清一色的披肩发,白T恤,也没有任何交流,还有几人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心态刚刚稳定下来的梁东,不敢再去看背后的吧台和前面那几个背对着梁东的女孩,生怕她们突然回过头来,变成老太太的面孔,而且带着那种阴翳的眼神。
由于人不多,网吧里的灯只开了一排,心态刚刚稳定下来的梁东,不敢再去看背后的吧台和前面那几个背对着梁东的女孩,怕她们突然回过头来,带着一副老太太的面孔,还有那种阴翳的眼神。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梁东就混入了县城里在家住宿的学生队伍里,他可不想因为逃课被批评,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成绩还不错,上次夜不归宿的事情非得挨批。
走到小院,门已经开了,同学们也陆陆续续起床了,梁东偷摸摸的走到自己的床铺,拿了些上课用的东西就准备去教室晨读。
“咳咳…”突然一连串的咳嗽声传来,竟然是哪位老太太,她,她难道不用睡觉么,这么早起来又打扫卫生。梁东心里一惊,看了一眼老太太,那佝偻的身子竟然也向他转了过来。“你回来啦,咳咳…”这老太太竟然主动跟梁东说话了,还是那沙哑的声音,梁东吓得倒退了几步,答道“是,是,是呀,去上课”,然后快步走出了小院,到了教室,心脏跳动才算是平缓下来。梁东仔细想了想,又是一阵莫名的恐惧,听老太太说话,难不成她知道自己昨天没回宿舍。他为何又要跟自己说话呢?难道是自己刚来小院的时候给了她几本不用的废书,被她盯上了。正想着,已经有同学稀稀落落的开始了晨读。
自那以后,梁东每天早归早出,尽量避免遇上老太太。
几天后的一个夜里,梁东起来撒尿,回到宿舍刚躺下,隐隐约约听到院子里好像有呜咽声,声音是那么凄凉,那么悲痛,本想爬窗户上看看院里,想了想还是没敢动,过了大概十分钟,梁东听到了一声叹息,然后就是,“咚,咚,咚”轻轻敲击地面的声音,紧接着又是几声咳嗽。
“是她,她在哭,这么大年纪了,还有什么事,能让一个老人如此悲伤”梁东想着。往后几天,学校里关于小院闹鬼的事情,又传开了,学校论坛,朋友圈,贴吧里,到处都能看到有匿名发布的帖子,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亲眼见到了鬼,有的还不知从哪里找了几张配图。
梁东多了个心眼,晚上定了时间,凌晨一两点的时候就起床,偷偷的趴在窗户上向外看,他终于看清了,果然是那老太太,每天这个时候,他都会在那天墙根的位置,用拐杖敲击地面,伴随着咳嗽声,呜呜的抽泣,身边还卧着一只瘦弱的黑猫。梁东心想,这老太太可能是病了,因为他的咳嗽明显的越来越厉害了。
就这样,又过了两周,有一天晚上,梁东没有听到老太太的抽泣声,心里很是纳闷,他壮着胆子轻轻留溜出了宿舍,向角落里的那个小房子走去,他想弄清楚老太太今天为何没出来,强烈的好奇心战胜了恐惧。
房子的小木门虚掩着,似乎没有锁。
“蒋老师,蒋老师”梁东轻轻的呼喊了几声,没有任何回应,正当梁东准备返回宿舍时,只听见“喵”的一声,一只瘦弱的黑猫,一下子窜到了梁东身前,此时天还很黑,只能看到黑猫的轮廓,不过那只眼睛在打火机的火光中确实贼亮。那猫又喵喵叫了几声,似乎不想让梁东离去。梁东有些手足无措,他只能推开了小木门,废了好大劲,点着了一根蜡烛,因为宿舍每天晚上按时停电,老太太特意准备了一些蜡烛。看到老太太躺在小床上,梁东又叫喊了几声,还没没动静,一个不好的想法充斥了大脑,吓得他倒退出了屋,退出过程中,一不小心摸到旁边桌子上一沓纸,情急之下,攥在手心里当武器。然后头也不回的超宿舍跑去。梁东基本能确定,这老太太已经死了。第二天早晨,也不知道是谁发现了老太太的事情,院子里围了不少人,老师正在秩序的向外疏导学生。
梁东忽然想起来,昨天好像从小屋里拿了一沓纸放到了枕头下,踏遍夹道书中带回了教室。
当他观察那几张纸时,却是震惊了,那俊秀的字体,跟佝偻的淘汰太形象简直天差地别。里面竟然有一张是写给梁东的,看到名字后,吓得梁东差点将那张纸掉在地上。
上面只有几句话,是老太太早就看中了梁东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它老无所依,随着国家法制健全,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想求着梁东帮他办一件事,在校园的东边墙根位置,下面埋着一个小铁箱,里面藏着一个惊人的秘密。老太太想让梁东将剩下的一些文件秘密邮寄到省里。
当然,梁东没有让老太太失望。
半个月后,市教育局,公安局的一些领导落马了,据说是涉及一起18年前的校园老师谋杀案。
再后来,梁东几次看到过一个中年男人,在小院外面徘徊踱步,然后就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他的身份已经没有人知道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43.6%

发表于 2021-7-29 15:29: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还真有点吓人,这应该不是真的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01-2013:二十四节气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禁止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言论!

Powered by discuz!X3.4|备案信息:备案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